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www.301705.com



  三重市郊,在这里买房子的人大多是极爲普通的工薪阶层,因爲这里的房子便宜,妈妈的家就在这里。

  ……。

  “啪!啪!啪!……”伴随着清脆的响声,妈妈放浪的大叫着:“哦!……儿子!……亲祖宗!……哦!”

  房间里,一个40多岁的女人,面容娇好,虽然稍微有点胖,但妈妈毕竟已经过了瘦身的最佳年龄。

  长长的披肩长发散乱的散开遮挡了妈妈的脸庞,浑身的一身嫩肉在微弱的灯光下闪闪发光,两个饱满却开始发坠的丰乳随着身体的前后摇摆而晃动着,不时地被一支年轻的大手揉来揉去。妈妈趴在床头,浑身仅仅穿着一条黑色的连裤尼龙丝袜。这种丝袜是便宜货,因爲妈妈没钱买。在妈妈的脚上套着一双半旧的网球鞋这个样式已经过时了,但妈妈实在找不出比它更值钱的鞋,所以只好将就了。

  “啪!啪!啪!……”又是一阵雨点般的击打拍在妈妈丰满厚实的屁股上,黑色的连裤尼龙丝袜早已经被人撕开,多毛的女性生殖器和淫蕩无比的黑色屁眼直接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妈妈一声声的惨叫着,其实是发泄心中的快乐。

  在妈妈背后,一个强壮而富有朝气的年轻人正乐此不疲的挥动着他的大手抽打着妈妈的屁股,他就是妈妈的儿子--王民正。

  “哦!……哎呦!…啊!”随着王民正有节奏的抽打,妈妈也有节奏地淫叫着,王民正停了下来,看着妈妈特别丰满的屁股笑着说:“不错!妈!够意思!”说完,他从床上枕头底下那出一个木制的黑色假臭肉棒,把这个臭肉棒头递到妈妈的嘴边说:“来!唆了唆了好插屁眼。”

  妈妈幽怨的看了他一眼,认命的张开嘴唆了起臭肉棒头来,这个臭肉棒是王民正在工厂没事的时候自己做的,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一些毛刺可现在却已经光滑无比了。

  王民正看着妈妈一口口的唆了着臭肉棒,满意的说:“妈!还是你行!你比外面那些鸡们玩得还俏!够意思!”说完,他从妈妈嘴里把臭肉棒拔了出来,到妈妈的身后对準屁眼“扑哧”一下捅了进去。

  “哦!……”妈妈浑身颤抖的喊了一声。王民正一支手拿着臭肉棒乱捅,一支手又使劲的抽打起妈妈的屁股来……

  “啪!啪!啪!……”在双重刺激下,妈妈的下体分泌出大量的淫液。王民正把头钻到妈妈的裆里面,用嘴贴在妈妈的 上狠狠地吸了一口,对妈妈说:“哇!真够意思!大补哦!”

  吸食了淫液以后,王民正粗大的鸡巴开始起作用了,他坐在床上,把大腿分得开开的,然后让妈妈趴在他的跨间使劲的唆了着他的鸡巴,他却可以轻易的控制着插在妈妈屁眼里的臭肉棒,妈妈唆了了好半天,吐出鸡巴对他说:“来吧!宝贝儿子,妈妈痒死了!”

  王民正痛快的说了一声:“好!”

  王民正从床上下来,一把抓住了妈妈的头发,不容妈妈分说,直接把妈妈从里屋拽到外屋,原来,在外屋有一面落地的更衣镜,妈妈的淫蕩的样子马上从镜子中显露出来,妈妈的脸马上就红了。

  王民正冷笑着说:“呦!还知道脸红呢!妈!这可是第一次让妈妈看见呢。”

  因爲妈妈屁眼里还插着一根那麽粗的假臭肉棒,所以站立的姿势怪怪的,听到王民正的话,妈妈低下头不敢说什麽了。

  王民正把妈妈摆好了姿势,根本不容妈妈有一丝的反抗,他的力气是那麽的大,摆弄妈妈似乎是在摆弄一件玩具一样。

  妈妈被摆成了狗趴的姿势,脸直沖着更衣镜,屁股撅得老高。

  王民正站在妈妈的背后,看着镜子里两个淫乱的人笑着说:“妈!你这个样子真好看!”说完,王民正摆弄了两下鸡巴,妈妈清楚的看到他的鸡巴已经硬邦邦的了。

  王民正拍了拍妈妈的屁股,从屁眼里慢慢地拔出假臭肉棒,走到妈妈的面前对妈妈说:“把嘴张开!”

  妈妈撒娇地摇了摇头,王民正不容分说,一捏妈妈的 子,在妈妈小口张开的一刹那将那根刚刚从妈妈屁眼里拔出来的东西塞了进去!然后命令妈妈说:“用手捧着,好好唆了!”

  一切的反抗带来的只是男人狂暴的力量,妈妈别无选择,只好对着更衣镜,捧着假臭肉棒津津有味的唆了起来……

  王民正走到妈妈的身后,调整好角度,把鸡巴头放在妈妈的屁眼上稍微一用力,“扑哧”一声,插了进来,粗大的鸡巴头经过柔软细嫩的肛门,妈妈不禁“不”的哼了一声。

  王民正看着镜子里我们的景象顿时脸色通红,浑身激动起来,他开始大力的抽插着妈妈的屁眼……

  “哦!……哦!……滑溜!……紧!……爽!……哦……”

  王民正一边乱喊着,一边快速的前后摇摆着,粗大的鸡巴彷佛注入了无比的力量,在妈妈的屁眼中狠狠地抽插着,妈妈的痛苦变成了快乐,异样的快乐使妈妈拼命的用嘴唆着假臭肉棒,以发泄心中的激动,时时的还要哼哼两声。

  更衣镜里真实反映出两个淫乱的男女,殷实的乳房伴随着大力的晃动显得那麽无助,不时地还要被年轻的大手使劲地揉弄两下,黑色的头发在空间中乱甩,彷佛诉说着心中的苦闷。每一次的抽插都能带给男方以征服世界的快乐,每一次的抽插都能让女方感受到雄性的力量!此时的女人是最无奈的女人,无论男性提出什麽样的要求,她只有顺从。

  “啪!啪!啪!……”王民正的大腿打在妈妈厚实的屁股上发出了声音,他猛地从屁眼里把鸡巴抽了出来,一下子坐在了地上。王民正用手拽着自己的鸡巴蛋子,爲了是怕自己忍不住把精子给射出来,然后他从地上起来,一步步地转到妈妈的面前。

  妈妈看到王民正很紧张,笑着说:“儿子,别紧张,要不先歇歇,等你的鸡巴软了,妈妈再帮你叼硬了。”

  王民正没说话,只是调整了一下角度,把他的鸡巴塞进妈妈的小嘴里妈妈乖乖的给他唆了着。

  王民正舒服的长长出了一口气,说:“妈,你的屁眼真他妈刺激!真够骚!”

  或许是王民正转移了注意力,他的鸡巴变得软搭搭的,可是,经过妈妈小嘴的辛勤劳动,王民正的鸡巴很快在妈妈的小嘴里重新硬了起来,粗大的鸡巴彷佛是一根烧红的铁棒一般,妈妈甚至能感受到他脉搏的跳动。

  王民正用手按住妈妈的头,把屁股前前后后地挺动了许多下,然后把鸡巴拔了出来。王民正低头看到自己粗大的鸡巴上满是晶莹的唾液,满意的笑了起来,然后他有重新把鸡巴塞进妈妈的小嘴里。妈妈拼命地唆着他的鸡巴,发出“吱溜,吱溜”的声音。王民正说:“哦!……妈!……你真浪!……舒服!……哦!……”

  玩了一会,王民正让妈妈躺在地上,把两条大腿高高的拳起,屁股尽量往上翘。他一下子将妈妈的旧网球鞋脱掉,然后用手拿着妈妈的脚脖子,将脚对準他的 子仔细的闻了起来,这种变态的玩法一开始妈妈还不能接受,可时间长了,妈妈也就麻木了,男人嘛,总是有点怪想法。

  王民正闻了好一阵,对妈妈说:“真香!妈!你的臭脚真香!”

  说完,王民正把粗大的鸡巴重新插入妈妈的屁眼里,我们同时发出了“哦!”的一声。

  王民正一边大力的操着屁眼,一边使劲的闻着妈妈的臭脚,他将另一支网球鞋脱掉,对妈妈说:“来!……妈!……你也闻闻!”

  妈妈摇摇头苦笑着说:“哦!……宝贝儿子……别让妈妈受这个罪了!哦!……”

  王民正可不管妈妈,使劲的把妈妈的一支脚送到妈妈的嘴边,笑着说:“不闻?也可以,那你就好好舔舔自己的臭脚吧!”说完,王民正一使劲,愣是将那只还套着臭尼龙丝袜子的臭脚塞进妈妈的小嘴里,妈妈立时“不!”地哼了出来。

  王民正一支手拿着妈妈的脚脖子,闻着妈妈的脚,另一支手把妈妈的另一支脚在妈妈的小嘴里进进出出地塞着,底下的大鸡巴还使劲的操着妈妈的屁眼。天!这里哪是在作爱,简直就是要女人的命!

  女人天生的性格弱点和力量的渺小在此时暴露无疑,除了听从男人的意愿之外,妈妈根本别无选择。

  “啪!啪!啪!……”王民正的大腿不停的拍着妈妈的屁股,房间里充满了淫蕩的女人叫声:“哦!……不!……啊!……不!……”

  时间一长,妈妈全身酸痛,甚至有点窒息的感觉,自己的臭脚含在嘴里简直成爲了致命的杀手,可王民正却是兴致勃勃的玩着。

  突然,王民正再次将粗大的鸡巴从妈妈的屁眼里拔了出来,然后完全放开了妈妈,“哦!”随着妈妈的一声淫叫,妈妈软软的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个姿势太累了,妈妈几乎没有任何的力量,腰酸背痛一时间缓不过来。

  朦胧中,妈妈看到王民正挺着鸡巴骑在了妈妈的胸脯上,两个殷实饱满的乳房被他的身体压得变了形状。

  王民正用两支手把妈妈的头拉了起来然后就这麽挺着刚刚从屁眼里拔出的鸡巴顶在妈妈的小嘴上,稍微一用力,便滑了进来,然后他彷佛像在骑马一样在妈妈的胸脯上前后挺动着,粗大的鸡巴从妈妈的小嘴里带出大量的唾液,甚至流到了妈妈的胸口上。

  王民正一边动作着,一边淫蕩的说:“哦!……真……真爽!……简直……就是到了天堂!……哦!……“王民正越来动作越快,妈妈甚至觉得自己的小嘴好像已经脱臼了,只有张开嘴巴迎接鸡巴。

  王民正,快速地把鸡巴从妈妈的嘴里拔出来,快速地来到妈妈的跨间,快速地把鸡巴调整好角度,插入屁眼,快速地挺动起来……

  “哦!……哦!……哦!!!!!”王民正突然浑身一阵颤抖,妈妈感觉屁眼里的鸡巴彷佛大了好几倍!王民正拔出鸡巴几乎是蹿到妈妈的面前,鸡巴头对準妈妈的小嘴,用手大力地撸弄。

  “哦!……妈!……妈!……张嘴!……”

  妈妈刚刚把小嘴张开,只见粗大红肿的鸡巴头奋力地一挺,“兹!”的一下,一股又黄又浓的精液喷射在妈妈的小嘴里,妈妈甚至能感觉到烫人的精液打在妈妈舌尖上的一刹那!那种感觉太奇怪了,随着王民正的快速撸弄,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快速的喷射着,妈妈也被迫张大嘴接受这最后的一击。

  “啊!!!……”王民正终于射完了最后一股精液,疲惫的一下子倒在妈妈的怀里,原来男人也不是铁打的哦!

  高潮之后,一阵阵的疲惫袭来,妈妈和王民正上床休息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月排行榜www.301705.com
小说推荐排行榜www.301705.com